新闻中心

nova MW6 相关新闻

AC18 相关新闻

AC15 相关新闻

AC9 相关新闻

AC10 相关新闻

AC6 相关新闻

红衣教主周鸿祎的AI趣谈

2017/11/6已阅读2017已点赞2018

周鸿祎,360,人工智能,周鸿祎,大数据,网络安全

图片来自网络

  长期以来,国内A股一直缺少有实力的互联网公司概念股,所以 360 回归A股还是让市场充满期待的。

  用老周的话说,360 大概在3、4 年前就准备退市回来了,主要是出于对当时网络安全形势的考虑。

  网络安全这个行业很特殊,并越来越多地和国家安全揉在一起,当时,360 已经是中国最大、全球前三的网络安全公司,360 是一家中国人创办的公司,但我们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投资人大部分是海外基金,所以很多时候被看作是一家外国公司,在参与国内网络安全的建设过程中,别人会对我们身份的疑惑。互联网主管部门的领导找我们谈了一次话,从国家安全、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希望 360 能够和国家利益保持一致,能不能退回来从外资公司变成内资公司。

  除了出于自身业务前途的考虑,君让臣归臣不得不归啊,于是乎开始操作吧,2015 年 12 月 18 日,奇虎 360 与投资者联盟达成最终的私有化协议,投资者联盟以 93 亿美元收购奇虎 360;2016 年 7 月 29 日,360 公司宣布完成私有化交易,从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摘牌;2017 年 3 月 27 日,天津证监局披露 360 于 3 月 23 日与华泰联合证券签订 IPO 并上市辅导协议,360 在试探 IPO 的可能性。

  直到 2017 年 11 月 3 日凌晨,360 最终借壳江南嘉捷回归A股的消息才敲定,排队等待 IPO,前前后后耗时 2 年多,实属不易,周鸿祎凌晨还发布了朋友圈,感谢几年来团队的坚持、坚强和坚韧。

  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为周鸿祎——奇信志成将持有江南嘉捷总股本的 48.74%,为公司控股股东。周鸿祎直接持有江南嘉捷 12.14% 的股份,通过奇信志成间接控制江南嘉捷 48.74% 的股份,通过天津众信间接控制本公司 2.82% 的股份,合计控制本公司 63.70% 的股份,为本公司实际控制人,360 回归A股终于尘埃落定。

  时下,国内互联网江湖已经今非昔比,风风火火的 3Q 大战早已成为历史,人工智能成为竞相拥抱的宠儿,但周鸿祎变得有点儿“安静”让人们怀念有趣的互联网炮火声,所以说完 360 回归A股这件事儿,接下来我们从第一人称出发,来聊聊红衣教主关于 AI 的趣谈吧。

老周说 AI

  人工智能是风口还是泡沫?其实我觉得都是。正因为它是风口,代表了未来的方向,所以大家都信奉大风来的时候,猪都可以在天上飞。

  现在所有的猪,都在往人工智能这个风口上赶,那这个风口上飞的猪多了,自然就带来了泡沫。有的时候泡沫也未必是个坏事,因为它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让大量的有聪明才智的人、大量的资金、大量的公司都去投入。虽然最后可能很多人不一定会得到合理的结果,但是它会加速这个产业的推动,当年无论是手机还是互联网,其实都经历过这样一个风口兼泡沫的过程。

  我认为有一个观点讲得很有意思,即早期的人工智能叫规则,这次人工智能叫套路。套路就是把人类已经有结论的数据、经验灌输给机器,希望它在面对新任务的时候做出回应。目前这项技术在图像、语音识别方面有进展,但是需要人类的知识和经验的时候,计算机就力不从心了,因此我反复强调人工智能并不是全能的。

  人工智能需要依靠大数据,加上强大的计算能力,在能够用大数据来进行训练的很多领域,能取得这种突飞猛进的效果,这是我们应该抓住的风口。但是反过来,如果有人把人工智能,像科幻小说一样盲目地给它夸大,给它吹得神乎其神,觉得什么都能干,那它就变成了泡沫。

  人工智能一定代表了一个很重要的技术,但是搞所谓通用型的人工智能基本都是骗子,说人工智能大脑具备了几岁小孩的智力,都是忽悠。所以是风口还是泡沫,我觉得完全是取决于你怎么做。

  有人担心机器会不会取代人类?会不会产生意识?会不会最后把人类都干掉?我想说这都是杞人忧天,现在担心这个问题有点像现在担心火星上会不会堵车。

  这一次的人工智能浪潮主要得益于有了大数据,得益于有了非常强大的服务器集群的计算能力,也得益于有了 GPU 这样的设备可以加速深度学习算法模型的训练,使得一下子原来不实用的算法变得可以投入在工业上使用了,在某些领域有了一个非常好的用武之地,但是它在很多领域依然会受到限制。

  人工智能并不是万能的,也并不是真正的能够像人一样产生真正的自我思考能力,像人类一样产生意识,因为人类到现在连意识怎么产生的,自己都还没有想明白。比如说它可以下围棋,但是下围棋的程序绝对不会下象棋;它可以识别图片,你教了它识别猫,但是它绝对不会识别狗,它跟人类的能力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有人说得太夸张,说人工智能时代来了,无线互联网时代过去了,纯粹属于为了吸引大家注意力,这个话是不对的。因为最后人工智能,是跟无线互联网、跟万物互联的物联网、跟各个省的传统行业,都有可以结合的地方。如果没有互联网,没有无线互联网,你根本拿不到大数据,没有大数据谈何深度学习,本末倒置了。

  我认为恰恰是因为有了移动互联网、产生了大数据,有了这些大数据才有了人工智能的存在。我觉得人工智能跟 IOT 万物互联非常贴合,因为万物互联的设备可以不断地采集各种数据,7×24 小时收集到云端,这些大数据就可以作为人工智能计算的根据。反过来,很多智能硬件的处理能力有限,它本身并不智能,但是如果它跟云端的结果连起来,比如说云端利用大数据做完判断,再把这个指令反馈到各种智能设备,会让设备做出很多判断,形成智能的闭环。

  之前,Google 的 AlphaGo 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好的演示,让大家了解到人工智能概念,是个非常好的公关宣传。

  大家也觉得好像这很了不起,确实很了不起。但是这个符合深度学习,它有很多棋谱来训练,有很多对局来训练,通过这种训练,使得机器在各种情况下,找一种更好的应对方法。但是它跟人最大的差别,是人下一步棋他能讲出来为什么。而机器为什么走这步棋,甚至连给它编程序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它是拿一个模型训练出来的。

  AlphaGo 成功以后,国内就感觉好像一夜之间,人类就要进入人工智能时代了,好像人工智能无所不能了。其实之前去硅谷看人工智能,拜访了一些专家和学者们,他们还是比较冷静,他们就觉得有些领域,比如说像自动驾驶至少还需要 5 年以上的时间。这个已经不是一个人工智能的问题,是整个道路系统和政策法规要配套。

  前段时间有个朋友来找我,问到:听说人工智能很流行,有一家公司说他们能够用人工智能、人机对话,能够远程给人诊病,你看这事靠不靠谱?我就说这肯定就是骗子了,因为真正的医生远程见不到病人,观察不到很多详细的信息,他也未必诊断的对,机器今天可能不具备这个能力。但人工智能来做医疗,解决医疗上的垂直问题是可行的,比如核磁共振或 CT,如果有很多历史的医学图像和已经经过诊断的病,就可以来做匹配,计算机就能够分析出你是不是得了这种病,这种情况就非常适合深度学习。

  所以今天每个行业的人都可以去想一想,到底人工智能能不能找到应用的点,实际上能找到一个应用的点,只要你有大数据,我觉得人工智能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可以用来解决问题但不能把它神化。我今天觉得人工智能必须结合一个垂直的领域,解决具体的问题,这是人工智能最有机会的地方。

360 的 AI 路

  2014 年被称作是智能硬件爆发元年,尤其是受到 AlphaGo 大战李世石的影响,人工智能一跃成为行业内的跟风热点。

  对此,周鸿祎认为,在一些东西最热的时候,要保持一种谨慎、要保持一种冷静,由于深度学习技术在自然语言理解、机器自主认知等方面的不足,周鸿祎认为消费级机器市场方向目前可能仍然相对悲观。

  360 在人工智能上走过很多的坑,人工智能的发展并没有我们现在大众理解的那么快,消费级机器人也可能不是三五年内能够爆发的产业,2014 年的智能硬件创业的火爆局面背后,资本的追逐是其中的一大诱因,现在的智能硬件市场,更多的是趋于常态化蓄力。

  360 的人工智能布局虽然一直默默无闻,但却在紧锣密鼓地“双管齐下”,一手是大数据和技术研发,一手是垂直场景切入。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 年 360 已经成立 360 人工智能研究院,拥有世界一流研发团队,由知名机器学习专家颜水成担任研究院长,韩玉刚、谭平担任副院长,领导技术研发团队致力于计算机视觉、语音语义及大数据研发,完成人工智能相关方向的原始技术积累和前沿探索。

  360 旗下的全场景人工智能研究涉及的领域不少,包括:计算机视觉、智能驾驶、大数据平台、语义理解、语音识别、机器人 SLAM 等。360 人工智能研究院不是学院式的,跟产品部门是结合的还行,比较注重与产品结合,周鸿祎的人工智能野心其实不小。

  在积极研究探索之下,360 也陆续推出 360 行车记录仪、360 智能摄像机、360 儿童手表和机器人、360 良医等智能产品,据说已实现千万量级智能产品落地,这能够收集到不少真实用户体验数据,对后续 AI 算法提升具备现实指导意义。

  2017 年 7 月 17 日,在有人工智能“世界杯”之称的 ImageNet 大规模视觉识别挑战赛上,360 人工智能团队还夺得了冠军,刷新了此前谷歌、微软、牛津大学等机构保持数年的世界纪录,这时大家才意识到,原来这个大家眼中过气儿的互联网安全龙头早在 AI 领域暗中发力。

  360 在数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在人工智能领域方面的布局,也是最早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在网络安全领域的企业。比如在网络安全领域,360 公司率先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以人工智能中的机器学习算法推出了 QVM 的引擎。QVM 可以形成一种模式,只要给它一个新的软件,它就能识别出这个软件是不是恶意程序,或者是否存在潜在攻击。

  在 360 的智能硬件等产品中,人工智能技术也得到了积极应用。比如,360 儿童手表应用了人脸识别技术;360 行车记录仪上的 AI 高级驾驶辅助系统,能智能判断前面是否有车、车距多远、以及有没有偏离车道线等,并给出碰撞预警。同时,这些产品还应用了语音语义交互技术。旗下的花椒直播、智能摄像头和儿童机器人等产品,也都普及应用了人工智能技术。

  此外,在内容分发方面,手机助手及视频的聚合和推荐方面,360 会用人工智能分析用户感兴趣的是什么,然后把相关的东西推送过去。毕竟,与百度分羹,360 也有搜索优势,每日有大量的数据在 360 后台产生,种种环境都是最适合生长人工智能的。

  得与失?

  周鸿祎曾说:“因为我原来一直相信 IoT、万物互联代表着未来,我相信这是一个趋势。但是这一两年,应该说智能硬件,包括很多的创业公司,大家做的都不算特别好,都遇到了很多困难。所以马上又有很多人出来唱衰 IoT、万物互联、智能硬件。

  我感觉在什么东西最热的时候,要保持一种谨慎、要保持一种冷静。但是在大家都唱衰的时候,你反而想一想,这是不是又是我们惯性的思维。

  中国的互联网经历了 PC 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被巨头把控,现在正在步入人工智能时代,江湖是否将迎来再一次的格局剧变?老周的态度是相当乐观的。

  创业阶层固化只是短期现象,长远来看,任何阶层都会被打破的。我依然不相信一家公司会做 100 年,会永远统治这个行业,这样的话游戏就不好玩了。这几年我们看到了滴滴、美团大众点评,包括目前大家正在争夺的共享单车,我觉得现在新崛起的领域都是巨头忽视的领域,都是边缘化的侧翼战,最终要改变这个格局还是要靠创新,还是要靠做别人没有做的事情。

  有很多的公司无意跟 BAT 角力而另辟蹊径,在一些新的领域做 BAT 不愿意做、放不下身段去做、不屑于去做,或者看不上去做的事情反而起来了。另一个角度,巨头们更加开放,踩风口、插旗子,就是在担心自己被颠覆,担心自己的格局被打破。这说明,没有谁是不可能被颠覆的,大家都有软肋。

  好多人说我是红衣教主,但我真不是,我没有建立什么帝国的心,我一直保有一颗创业者的心态,聚焦自己的方向,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所以,我也不希望创业者变成跑会的创业者,创业不是跑会听导师讲鸡汤就能成功的。既然选择了一条明日之路,那就一定不是今日最狂躁的风口,这条路需要时间,需要耐得住寂寞,至于是不是被别人看成独角兽,一点都不重要。

  我们在这个市场上继续存在,我们也在等待弯道超车的机会。

《红衣教主周鸿祎的AI趣谈》 转载于: www.iyiou.com
(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master@tenda.cn,非原创 图片与文章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声明:网站发表/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