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被乐视坑过的20个名人:王健林、王思聪、马云、柳传志...

2017/7/7已阅读已点赞

乐视贾跃亭,乐视,贾跃亭,马云,王思聪,柳传志

  乐视、贾跃亭又上头条了。

  在 7 月 3 日贾跃亭家族 12.37 亿元资产被司法冻结的传闻被证实之后,7 月 4 日晚,乐视又公告称,贾跃亭及乐视控股合计持有的股份 5.19 亿股,近 160 亿元的股权被冻结。

  与此同时,供应商纷纷上门讨债,乐视大厦大堂里躺满了讨债人,并用大喇叭循环播放着“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

  面对此起彼伏的讨债呼声,7 月 6 日,贾跃亭在微博、微信发布公开信称,“我会尽责到底,把欠款全部还上。”不过,就怎么还款的问题,贾跃亭并未提及。

  事实上,自打 2016 年 10 月以来,乐视就一次次陷入舆论的漩涡。从资金链断裂到版权供应商讨债,从高管离职到“易到风波”,不一而足。

  如今,随着危机的不断爆发,整个乐视系看上去大有分崩离析、树倒猢狲散之势,除了贾跃亭本人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那些曾经与他并肩而行的朋友们和追随者们无疑也是乐视此次危机的一大受害群体。

  不知那些被“造梦家”贾跃亭感动的朋友们今天作何感想?一起来看看都有谁。

一、被辜负的商界大佬们

1、王健林、王思聪、马云:参与乐视体育首轮融资

  作为国内的商业网红,马云、王健林和王思聪都参与了乐视体育的投资。

  2015 年 5 月 13 日,乐视体育完成首轮 8 亿人民币融资,首轮融资包括A轮和A+轮,其中A轮由万达领投,A+轮由马云投资的云锋基金、普思投资等 7 家机构和个人跟投。

  有了钱的乐视体育砸下巨额费用购买大量赛事转播版权,覆盖了绝大多数运动项目,先后采购了英超、NBA 港澳地区等赛事版权,这也使其在行业中占据了相当有利的位置。

不过,自乐视贾跃亭自曝资金危机后,乐视体育作为旗下子生态之一受到牵连,在体育内容版权方面频频失利,赛事运营和智能化业务也相继受挫。

  5 月 26 日,乐视体育获得了总额 25 亿元的B+ 轮输血,但它的未来依旧迷茫。

2、柳传志:曾称乐视造车“能够有真正的突破”

  去年 9 月 20 日,乐视汽车宣布完成 10.8 亿美元融资,国家电网旗下英大资本、深圳市政府投资平台深创投、联想控股、民生信托、新华联以及宏兆基金等知名机构。

  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文章,乐视此轮融资联想控股出资数额达 4000 万美元。在融资发布会现场,贾跃亭还特别对联想控股创始人柳传志等投资方表示感谢。

  在评价乐视的造车计划时,柳传志也曾说“你们的做法确实非常大胆,而且能够有真正的突破。”

  但在乐视的一系列危局中,汽车确实是最先出事的环节:除了高管相继离职,乐视汽车北美团队也大幅裁员 300 余人,研发团队关闭,整体仅剩 50 人左右的规模,乐视车联网部分业务也处于停滞状态。

  最新的消息显示,乐视汽车已经质押了 80% 的股权给北京的一家房地产企业。

3、郭台铭:曾豪言一起赌下未来,如今退出股东序列

  据《北京商报》报道,富士康关联公司深圳冠鼎在不久前退出了乐视致新的股东序列。

  作为承载乐视智能电视业务的主体,郭台铭和富士康曾对乐视致新相当看好。

在 2013 年 4 月,富士康关联公司深圳冠鼎就向乐视致新增资,占股乐视致新 20%。

但由于乐视不断被曝出资金危机,自 2016 年开始,深圳冠鼎就已经不在乐视致新的股东名录当中。

一些观点认为,由于乐视美洲市场收购折戟,打乱了富士康美国市场的战略计划。

  而今年乐视电视在富士康代工的出货量也令人汗颜。数据显示,今年 1 到 4 月份,富士康方面代工出货的乐视电视数量仅为:6600 台,3200 台、7200 台、4500 台。

  对于上游供应链的富士康来说,销量不好就意味着订单量的减少,乐视也就没了价值。

4、周航:从合作伙伴到同室操戈

  2015 年 10 月 20 日,乐视以 70 亿美元、占 70% 股权入股易到用车。

  当时,有了乐视生态加持的易到用车发展相当迅猛。到 2016 年 4 月,易到每日订单已超过 60 万。

  但从今年初开始,易到用车司机提现困难,拖欠供应商钱款等负面消息相继传出;同样,在“难打车”“服务差”“退款难”的评价之外,消费者对乐视模式的质疑也与日俱增。

  4 月 9 日,周航宣布加入顺为资本。4 月 17 日,周航公开指责大股东乐视挪用公司 13 亿资金,把长久以来的裂痕转变为了彻底的敌对关系。

  几番口水战之后,周航携易到创始团队辞职,正式离开了易到用车。

二、被套牢的 PE/VC 投资机构们

  2014 年前后,乐视的七大生态——内容、大屏、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及云生态纷纷正式开始公司化运营,并借助一轮接一轮的大规模融资向各业务输血。

  如今,那些曾重金押注乐视生态的 PE/VC 机构们最渴望的很可能就是从乐视解套。

  被乐视系套牢的股权投资者们:深创投、融创...

  作为创业板市场曾经的第二把交椅,乐视网自 IPO 以后就受到资本的热捧。然而,资本都是逐利的。经历了牛市的乐视,也在 2016 年遭受到了众多资本的抛弃。

  根据 2016 年乐视网年报数据显示,公募基金持有乐视网股票 1.1 亿股,到 2017 年第一季度,仅剩下 6838 万股,同比下跌 38%。

  2017 年一季度,有 21 家公募基金公司的 39 支基金仍然持有乐视网股份。据分析,这些基金有一部分是还没来得及撤离,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深陷乐视定增计划无法撤离。

  由于资金紧张、业务发展不利、评级机构质疑等多种原因,今年 4 月,乐视股票停牌价仅 30.68 元,这些基金已经处于亏损状态,目前较难脱身。

三、心情复杂的娱乐界明星们

1、郭敬明、黄晓明、孙红雷、陈坤、高晓松等一干明星

  在乐视的融资历程中,时常都有各类明星大咖抛头露面。

  2015 年 5 月,乐视影业以每股 1 元的价格共转让 500 万股给郭敬明,占股 0.59%。此外,郭敬明早在《小时代》时就已经和乐视影业合作。后来双方的关系越来越紧密,除了电视剧《幻城》,电影《爵迹》系列外,郭敬明还成了乐视电视的代言人。

  黄晓明与孙红雷也是乐视影业的股东之一,高晓松的身份则是乐安影云合伙人,他的股份几乎是乐视无偿赠送的。乐视此举为的是绑住明星,这也符合乐视影业一贯拉拢明星的逻辑。

除了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也是明星时常光顾的公司。

  去年 4 月,陈坤和孙红雷就加入了乐视体育明星投资人阵容,成为B轮投资人。

  而在明星阵容里知名度最高的当属导演张艺谋。他在 2013 年成为乐视影业签约导演,并出任艺术总监一职。2014 年 10 月,张艺谋出资 208 万元入股乐视影业,持股 1.87%,认购了价值 8202 万元的乐视影业股份。

  乐视影业是乐视生态中经营情况相对较好的一环,不过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事宜一直以来难有推动。

  最新报道称,贾跃亭已将乐视控股持有的几乎全部乐视影业股权质押给孙宏斌旗下的融创中国。

2、刘涛:因误投乐视,损失一架王思聪那样的公务机

  据公开报道,2016 年,刘涛在乐视影业出资 1000 万,在乐视体育出资 5000 万,成为乐视系中持股最多的明星合伙人。

  乐视体育 CEO 雷振剑曾公开表示,刘涛投资不是玩票,和乐视是世间最好的搭档。“我觉得以后刘涛一定会多一个跨界身份,中国互联网、科技、体育产业的新锐投资人。”

  2017 年,乐视网股价被老股东砸盘,乐视系资金链断裂的危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的计划是一拖再拖,乐视体育被新股东孙宏斌抛弃不救,高层持续震荡,刘涛的辛苦钱回本遥遥无期。

  有网友开玩笑说,如果 6000 万没投乐视,刘涛也能拥有一架王思聪那样的私人公务机呢。

四、职场折戟的明星经理人们

  2013 年以来,随着乐视生态的大场面铺排,乐视从各大互联网或汽车公司疯狂挖角。其高管增长之快,数量之多堪称是中国互联网界的一大奇观。

  据说乐视整个集团的 VP(副总裁)曾一度多达上百人。

  随着乐视生态危机大爆发,这些空降的高管们也是风云暗涌、离职潮不断。

1、刘建宏:乐视体育高管出走、版权尽失,本人离职传闻不断

  2014 年 8 月,离开央视的刘建宏正式出任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

  当时意气风发的刘建宏对乐视的生态充满信心,他称赞乐视的超级电视时说,“就是这块大屏,让我作出最终的选择:还是去乐视吧。”

  但从今年初开始,乐视体育接连溜丢掉了 ATP、亚冠和中超联赛等知名赛事版权,多名管理层也相继出走,一系列的负面消息给刘建宏在乐视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今年 5 月 19 日,媒体爆料称刘建宏已经从乐视体育离职,但随后被否认。

2、黄健翔:自曝被欠薪,但“希望他能熬过去”

  与刘建宏一样,作为央视旧将,黄健翔在 2015 年 4 月加盟乐视体育,负责自制节目与赛事解说。

  今年 3 月,懒熊体育报道黄健翔在自述中称被乐视体育欠薪,但“希望他(贾跃亭)能熬过去”。

3、王永利:前中行高管入职不满两年即出走

  在加入乐视之前,王永利曾担任中国银行副行长,曾负责中行 IT 蓝图计划。

  2015 年 8 月加入乐视之后,王永利担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金融 CEO,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

  今年 5 月,媒体报道称王永利在乐视内部“调岗”,不再担任乐视金融 CEO。7 月 5 日,有消息称王永利已经从乐视离职。

4、冯幸:烧钱做硬件最终难以维系

  作为前联想集团副总裁,冯幸从 2015 年开始担任乐视移动总裁。

  加入乐视后,冯幸提出了“无生态,不手机”的生态手机理念。

  乐视手机尽管在过去两年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不过在资金链出现问题后,乐视迫切需要堵住硬件烧钱的漏洞,手机业务随即受到影响。

  今年 5 月 19 日,冯幸在微博上确认离职,媒体报道称原联想系的人员有部分和冯幸一起离开。

5、丁磊:造车梦几经打击,危机中选择离开

  今年 3 月 20 日,乐视超级汽车联合创始人、中国区 CEO 丁磊发微博宣布离职乐视。

  丁磊在微博中表示,由于个人身体健康原因,经过慎重的考虑和与贾跃亭的沟通,不再担任乐视超级汽车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 CEO 等职务。

  2015、2016 年两年间,贾跃亭在乐视汽车上押注了超过 150 亿元资金,但几经打击的汽车业务直接导致乐视资金紧张,丁磊本人也在危机中离开。

6、于航:经历乐视体育最好与最坏的岁月

  2017 年 3 月,建立乐视体育版权帝国的核心人物于航正式离职。他表示“我离开乐视体育的主要原因,就是不喜欢自己的状态了。”

  2014 年,于航加入乐视体育成为副总裁(后续任职首席运营官)。

  在当时万达、腾讯、苏宁、阿里等行业巨头纷纷布局体育产业时,乐视能够迅速崛起,于航参与策划和负责推动的版权业务是关键之一。

  但激进的版权策略和资金困境也把乐视体育推向了悬崖边缘。

  今年 6 月,于航加入当代明诚体育集团,担任董事长特别助理一职。

7、张志勇&程益中:乐视体育离职潮的缩影

  与于航一同离职的是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在 2016 年加盟乐视体育之前,张志勇在李宁担任执行总裁及执行董事。

  同一时期,原负责乐视体育赛事运营的副总裁邱志伟宣布离职加入东方园林;此外,之前乐视体育赛事中心总经理刘世杰也被传出了离职消息。

  另一位离职高管则是参与创办了《南方都市报》与《新京报》,曾任香港亚洲电视高级副总裁的程益中。

  2015 年,程益中加盟乐视体育任香港公司 CEO,不过据媒体报道,他在去年 8 月份前就已经低调离职。

8、刘江峰:曾提“五年三个一目标”,如今年报还没憋出来

  曾任华为荣耀事业部总裁的刘江峰在 2016 年加入乐视阵营,出任酷派集团 CEO。

  刘江峰来到酷派之后曾制定了酷派手机的“五年三个一目标”,即在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

  不过在群狼环伺的手机市场,酷派连生存都成问题——尤其是大东家乐视深陷负面漩涡的情况下。

  几天前,酷派大股东乐风移动因贷款欠息刚刚遭招商银行上海分行申请资产保全,而酷派的年报憋了半年还是没能出来,市场留给刘江峰的时间并不多。

9、张海亮:高管离职、资金短缺,乐视汽车还能走多久?

  2016 年 3 月,原上汽集团副总裁张海亮离开供职 22 年的上汽集团,加盟乐视汽车(中国),担任总裁兼 COO。

  在成为热搜关键词的同时,乐视汽车也启动了“如火如荼”的丁磊+张海亮模式。

  但这之后陪伴张海亮的却是“PPT 造车”、“资金短缺”、“高管出走”等各种各样的负面消息。在丁磊离职后,张海亮接替了丁磊原先的工作。

  但就超级汽车项目的进展来看,留给公众的更像是一个谜。

10、王大勇:危机爆发全球化战略受阻

  王大勇于 2016 年 3 月正式加盟乐视,担任乐视致新智能终端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SVP),兼任乐视控股副总裁。

  此前,他曾在联想集团工作 20 余年,曾担任首席采购官 8 年,全面负责 MOTO、LENOVO 双品牌手机、平板及智能电视的供应链、采购管理等工作。

  当时,贾跃亭曾经在乐视内部明确表示,在全球化方面,希望智能终端首先能取得非常大的突破:超级手机、超级电视希望能作为尖刀杀向美国、印度、欧洲等核心市场的心脏。

  不过随着乐视资金链危机的爆发,乐视的供应链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王大勇本人也于 5 月 19 日正式离职。对于离职原因,王大勇表示,因为个人原因离职,关于乐视目前的发展现状及发展趋势王大勇不予评价。

《那些年,被乐视坑过的20个名人:王健林、王思聪、马云、柳传志...》 转载于: www.iyiou.com
(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master@tenda.cn,非原创 图片与文章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声明:网站发表/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
0赞,有解决问题0本文已经被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