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江罗斌说如果腾讯投资ofo,共享单车战争真的90天内结束

2017/7/7已阅读已点赞

金沙江罗斌说如果腾讯投资 ofo,共享单车战争真的 90 天内结束

  此前不久,摩拜刚刚完成由腾讯领投的新一轮 6 亿美元融资。今天,ofo 就宣布获得由阿里等领投的超 7 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共享单车行业的两大独角兽先后获得巨额融资,更多的资源流向了头部公司,行业的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

  值得重点关注的是,摩拜和 ofo 这一次的领投方分别是腾讯和阿里。正如很多人所说的,共享单车的战争最终是阿里和腾讯两大巨头之间的竞争,甚至是马云和马化腾之间的战争。金沙江投资人朱啸虎就认为下一步就是清场,最后剩下两家进行终极 PK。

  近期,就有悟空单车、3Vbike 等共享单车公司纷纷宣布退出。

  “这样打把下面想做共享单车的人全部干死掉了。前天倒闭一家,昨天又倒闭一家,现在披露出来的倒闭两三家,我们非常开心。就是这么干的,当年滴滴、快的也是这么打出来的,饿了么和美团也是这么打出来的。”金沙江创投副总裁罗斌在日前的“2017 中国竞争战略峰会——共享单车如何赢在中国”活动上如此表示。

  但其他单车公司可不会同意这样的观点。在同日的活动上,小蓝单车认为,他们将产品体验、用户服务做到极致,自然会活的更久;小鸣单车认为,他们可以用电子围栏发掘人性中的善,走差异化的道路;hellobike 认为,他们深耕二三线城市,可以实现农村包围城市;优拜认为,用户需求多种多样,他们要将吃穿住行的场景都连接起来。

  不过目前,摩拜和 ofo 还没有合并意向,因为两家公司的基因和创始人的认知都存在非常大的差异。戴威和胡玮炜都曾同样表示,分别要做共享单车界的“安卓”和“苹果”。

  以下为金沙江创投副总裁罗斌在在“2017 中国竞争战略峰会——共享单车如何赢在中国”上的问答实录(有删减):

好的创业项目:赚钱能力、快速规模化、有竞争壁垒

  能做好事情的人是有独立判断精神、独立判断能力。戴威是一个 90 后,为什么能做起来?他看书没有博士、教授多。我经常讲想事情能想得很清楚,不是要有学历也不是要有多强的背景,关键想事情要想清楚。当然有的人独立判断能力是错的,那没办法,说明这个人天生基因素质有问题,这种情况不适合。人的一辈子很多是天赋决定的,马云就是这样的,他真的站在那个时点上,他能独立的把事情想清楚,不是要你是清华北大的,基本的事实是你想事情想清楚,我跟你聊看你思路清不清楚,否则不论你项目好不好都不聊了。

  我们看共享经济看它的本质,这个本质和它叫不叫共享经济没有关系。谈任何创业项目有没有解决实际问题,经常很多人发 BP 给我,很多 FA,我经常回三个字“没意义”、“没什么意思”、“没有用”。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说吗?很多创业项目是没有解决问题的,真正要解决实际生活中很多问题。我们为什么投 ofo?我在北大一看到这个事情,那时骑的人不是很多。我看这个东西真的解决问题,在学校解决问题,我投的时候没想到到城市里边还这么厉害。ofo 5 月份数据已经披露出来,有 13.4 亿骑行次数,按一次 1 元钱计算,5 月份收入可以达到 13 亿元。如果 ofo、摩拜收 2 元钱上个月 26 亿,一年收入 300 多亿,扣除成本它是很赚钱的公司。

  今天 ofo 是不收钱的,为什么?确实我们跟摩拜打得很厉害,但这个事情我很乐观的,我们要看很多生意到最后我们决定要不要投一个项目核心是什么?它赚不赚钱,但是它赚不赚钱不一定要它今天就赚钱,特别赚多钱的公司当时是不赚钱的,开始赚钱的公司赚不到大钱,比如开餐厅开始赚小钱赚不到大钱,比如阿里巴巴、亚马逊开始烧了很多钱,把行业培育起来,资本市场估值要看持续盈利。

  ofo、摩拜都不收钱,这个事情我非常乐观,这样打把下面想做共享单车的人全部干死掉了。大家了解商业最核心的东西是竞争。如果一个商业不考虑竞争,就不要做商业。我们今天打,前天倒闭一家,昨天又倒闭一家,现在披露出来的倒闭两三家,我们非常开心。就是这么干的,当年滴滴、快的也是这么打出来的,饿了么和美团也是这么打出来的。

  还是说回第一,我们要解决实际问题。第二点,相比原有的方案,解决之后要更加提升效率。很多项目,大家不要相信概念,2014 年时我们看炒得特别狠的概念 O2O,上门洗车、上门美甲这些项目我不投,因为第一点它可以解决社会中的实际问题,可以上门修指甲、上门洗车很方便,但没有提升效率。对于商家上门洗车一次收 20 元钱,商家亏得不行根本无法持续,一旦收到 40 元、50 元没人洗车了,为什么在你这洗呢?这个事情不提升效率。回去看 ofo 自行车这个事情,它是极大地提升效率,而且它能赚钱能解决问题。第三点谈共享经济创业,充分利用现有的资源就像滴滴。为什么 ofo 不会去把别人的车收上来呢?因为那是没有效率的。

  如果说一个创业项目,它最后能不能成功核心是什么呢?我们考虑怎么看一个项目能够做得成?很简单的三点:

  第一,成本收益是不是划算的,说到底就是能不能赚钱。第二,从投资来讲市场要很大,而且能够规模化,能够快速的规模化。第三个是能不能打造核心竞争壁垒,决定能不能长期赚钱。比如滴滴为什么从出租车做到专车做到代驾,为什么滴滴那么快决定投 ofo 一亿美金。因为我跟程维说自行车的用户,出租车用户是自行车用户的一个子集,自行车会把你包进去的。ofo 已经超过滴滴,一天有 3000 万次骑行。

如果腾讯投了 ofo,真的是 90 天内结束战争

  王利芬:当时见到戴威是什么样?为什么决定把钱投给他?故事讲一下。

  罗斌:我在北大看话剧,在北大演讲,当天下午吃个饭看到这个车。那天晚上我查了一下,我回去考虑一晚上,回家路上想不开车,打车坐地铁是可以在路上思考问题的。经常大家看手机时间长了,恰好坐公交地铁可以思考问题。第二天我给他发邮件,他晚上回我。

  王利芬:你邮件怎么介绍自己的?

  罗斌:我说 ofo 团队我对你们项目非常感兴趣,我叫罗斌是金沙江的副总裁,我参投过映客,吹一通,还有滴滴、饿了么。发了一封邮件,周三晚上发邮件,周四到国贸三期我们公司,我和金沙江朱啸虎,项目我找来算我们一起投。我和戴威聊了 20 分钟,聊到 20 分钟时戴威他们运气真的很好,朱啸虎直接过来他在这里,我跟戴威聊得差不多,那时心里已经决定要投。

  王利芬:什么东西让你定了?

  罗斌:看 ofo 之前看了其它,不是做自行车,是在舟山做摩托车的。舟山打车贵很多打工的是坐摩托车走,也是解决最后一公里,我跟他聊这是很难在全国做,这是更不合法的黑摩的,后来看自行车这个事情。我见他时他们做了 5 个学校,差不多1、2 万次的骑行,戴威给人的印象他那时才刚毕业,好像还没毕业,他给人的印象是非常沉稳。而且还有一点我跟大家可以分享一下,你不要话那么多跟人聊天,越多越容易露馅。真的是这样,他话不多,但你跟他谈问题时他会很从容的给你回答,这个人是有潜力的。

  王利芬:你刚才说他沉稳话不多,还有什么特质再描述一下?

  罗斌:非常有魄力,跟这个人聊天,知道他做了很多事情。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能那么执着创业,而且他 2016 年坐在我们公司时,已经摸出一条路来了,这叫有独立判断精神。说得通俗一点牛的人自己能找到路。

  王利芬:朱啸虎进来怎么说?

  罗斌:我们投入不止 3000 万人民币。

  王利芬:有没有觉得少?

  罗斌:这个事情值得分享一下,通常内部投委会会有不同意见,但 ofo 这个项目整个团队惊人的没有任何人否定,而且他是一个学生。内部人都在谈能不能多拿点股份,17% 有点少。下一轮融资要多拿 5 个点。我们整个合伙人团队非常一致要拿这个项目。

  王利芬:我听说朱啸虎曾经说过未来半年内要干死摩拜,他说过这个话吗?

  罗斌:说过。

  王利芬:这个可信吗?

  罗斌:这个事情有时是有些阴差阳错,本来腾讯准备投 ofo,后来投了摩拜。如果腾讯投了 ofo 真的是在 90 天之内,摩拜资产真的很重,两家在站台,市场真的是刚需,再多都有人骑但找不到车。

  王利芬:张颖和邵亦波把戴威堵在办公室签合同的事,能不能把细节再说细一点?

  罗斌:我没跟他一起去,戴威自己去的,另外也有一家 VC 投给估值 5000 万,经纬给 4500 万美金。我们之前打电话判断拿谁的钱,我跟戴威说这个估值我们不 care,但经纬是不错的,因为我们跟经纬合作,到底拿谁的钱呢?他融 700-800 万美金,谁能签完投资意向书直接给 300 万美金的,谁能马上给?经纬行动非常快马上给。另外一家基金磨磨蹭蹭的,我们融资过程中能帮到很多忙。

  王利芬:你们钱多长时间到?

  罗斌:我们签完投资协议两个星期就到。

  王利芬:现在看起来是两大资本阵营的对垒,上次朱啸虎和马化腾还在朋友圈里,两个人基本上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基本上是为两面站台,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罗斌:说实话朱啸虎跟马化腾我们关系很好,私交关系很不错,朱啸虎一直给《王者荣耀》站台,他发《王者荣耀》朋友圈跟发 ofo 是差不多的,跟马化腾关系是不错的。他们两个讨论问题很正常,像他们说的还是应该去私聊。

  王利芬:最后一个问题,你看滴滴和 Uber,滴滴和快的最后都是资本来解决问题,最后快的之所以能被滴滴收购,是孙正义打了一个炸弹给他,永远没有算到本土有这么大基金,没有算到阿里系还站着孙正义,这笔钱是广岛原子弹,未来是不是还是资本主导两家公司合并?

  罗斌:现在两家都不差钱,到底合不合不一定,不是非得合,市场上有两家像安卓和苹果一样的公司也 OK。

  王利芬:之前说 ofo 要在 90 天内把摩拜干死。

  罗斌:有说 90 天结束战斗。

  王利芬:那很明白那叫反击。

  罗斌:语言文明,有时强调攻击性,我们有时为我们投资企业站台,但核心的一点朱啸虎我们不会公开骂对方公司或说对方公司坏话,包括我们投资人大家都是好朋友。像投摩拜的,他们说摩拜多好,第一不点赞,第二不会在下面说很烂,你说你好,我说我好,我今天没有说摩拜不好,我不会去诋毁,大家商业上的竞争这个没关系。

  王利芬:投资人你们中间有朋友吗?

  罗斌:有朋友。

  王利芬:我怎么觉得没什么朋友似的。

  罗斌:昨天晚上被人灌醉了,也是投资人灌醉我的。朱啸虎和马化腾也是朋友。

  王利芬:希望他们是朋友。利益这个东西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把朋友这个事情会撕裂得非常惨,这是我观察的一些情况。在这可以预测一下,无论你们两家进行价格战,还是一家打败另外一家,一定是市场上不可能两家同时并列第一。所以一定会有一个第一,一定有一个第二,你觉得谁是第一,谁是第二,为什么?

  罗斌:大家去街头数一数就知道了,ofo 是第一,都不用看。

  王利芬:我们看到 ofo 和摩拜这两家公司里面,最后实质性的竞争又是二马的竞争,你这么看吗?

  罗斌:差不多。

  王利芬:你们其实在一边陪着玩的?

  罗斌:没有。大家每个人都是参与方,什么叫竞争?我们说竞争就是你只能是带着一帮人把另外一帮人干掉,或者你带着一帮人守着一个地盘,不被人家打下来,这帮人跟着有饭吃。守住地盘大家有饭吃,守不住地盘大家没饭吃,就是这么简单。

《金沙江罗斌说如果腾讯投资ofo,共享单车战争真的90天内结束》 转载于: 36kr.com
(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master@tenda.cn,非原创 图片与文章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声明:网站发表/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
0赞,有解决问题0本文已经被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