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ova MW6 相关新闻

AC18 相关新闻

AC15 相关新闻

AC9 相关新闻

AC10 相关新闻

AC6 相关新闻

历经诡异与离奇,易到员工的“最后时刻” | 钛度特写

2017/7/7已阅读2017已点赞2018

  6 月 28 日,王东在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易到并入首汽约车”的新闻推送,作为易到员工,他有些吃惊。一小时之前,他刚在易到的办公室楼下拒绝了一份来自首汽用车的工作邀约。在他眼里,首汽已经成为承接易到离职员工的大本营,他不想再重复前同事的老路。

  可突如其来的推送让王东有些乱了阵脚。

  在周航等三位创始人集体离职、易到调整核心管理层之后的这两个多月时间,几乎每过一天,王东身边的同事都会传来找好下家跳槽的消息。王东也有些着急,他甚至怀疑自己刚才的拒绝太过武断。

  这种“怀疑”与“焦虑”交替并行的状态,已经在王东等易到员工身上存在超过半年。但对于王东来说,真正让他萌生离职想法的,是在一个多月以前的午休时刻。

  易到成立已七年,但在不到半年的时间,经历大规模离职、人心涣散、决策失误、管理层失语的重创后,易到团队开始自我审视:过去半年,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惊心动魄?

荔枝与黄瓜

  5 月 26 日,易到位于中关村教育大厦的办公区域再次遭遇司机围堵。下午 1 点,行政部门在公司的钉钉大群发出紧急通知:“各位伙伴,大家出入 19 层大门时一定严控尾随人员,尽量走货梯!谢谢配合!”

  当时易到的近 200 名员工、包括王东在内已经从中关村搬迁至酒仙桥电通创意广场,从同事互传的图片、视频中,王东看到因无法提现而怒气冲冲的司机,手持木棒、铁棍,冲破保安阻拦,从客梯上来企图冲进易到的办公区域,还拉起了横幅“还我血汗钱”。

历经诡异与离奇,易到员工的“最后时刻”

  王东给钛媒体记者展示的“易到司机冲击北京办公室”视频截图。由于无法提现,从今年 4 月开始,易到用车平台的司机开始多次围堵易到公司索要欠款

  “司机围堵事件”很快在公司内部扩散出又一波的恐慌,但围绕司机的讨论还未结束,王东和同事们又发现了新的谈资。

  5 月 26 日下午,在惯例的公司下午茶时间,阿姨按惯例来给员工发水果,员工们发现当天公司提供的是荔枝和黄瓜。王东记得,之前的下午茶种类都是固定的香蕉、酸奶、苹果、圣女果等。

  一种微妙的情绪开始在办公室蔓延,王东的一位同事甚至还在脉脉上匿名发了帖子:’荔枝’谐音’离职’,’黄瓜’意味着’黄了、失败了’。“这是公司想让我们走人啊。”王东对钛媒体记者回忆。

历经诡异与离奇,易到员工的“最后时刻”

  5 月 26 日,易到给员工提供了“荔枝+黄瓜”的下午茶,被不少员工解读为“这是公司在暗示让大家离职。”,还被员工发到了职场社交平台脉脉

  一餐普通的下午茶,成为压垮王东对公司剩余信心的最后一根稻草。王东和不少员工都认为这是公司在对员工做出暗示,尽管这种猜测并无根据。

  由于易到高层内部对负面消息采取完全封锁,诸如司机提款遇阻、融资受挫、与乐视的股权纠纷等事件,内部员工也只能从媒体报道获取有关公司的最新进展。

  王东甚至连社保和公积金遭遇拖欠都没能及时发现,直到新闻被曝出,王东去查询自己的公积金账户,才发现4、5 月的公积金与社保都显示未缴纳的状态。

  6 月 28 日,易到发布官方公告,证实“股权发生重大变更”,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乐视接盘侠到底是谁的问题上,蓝巨投资、韬蕴资本、韩国上市公司 TO-WIN Global、温晓东等名字陆续浮出水面,而传闻中的首汽、平安被证明是谣传。

  王东稍微松了一口气,他想着找到新的股东,也许意味着深陷危机的公司也学可以看到一丝曙光了。

  事实上,和外界此起彼伏的猜测相比,王东和他的大多数同事对于资本的流转与股权的变更并未有太多好奇。对于易到员工来说,新的资本进入能提供某种意义上的安全感。

  在王东看来,这意味着终于可以对司机恢复原先承诺的提现,这样才能鼓励更多司机愿意再次出来接单,乘客也就能在易到打得到车,正常的订单和交易才能正向延续,员工们的工作也得以继续开展起来。

  然而,蓝巨资本的诡异身份,却又让这起融资本身变得扑朔迷离。这并不像一起正常的融资,更像“乐视身份”的金蝉脱壳。

  根据钛媒体掌握的材料和多家媒体的公开资料报道,蓝巨资本通过发“类金融产品”等形式,早就已是乐视影业、乐视汽车、乐视体育等多家问题重重乐视系公司的股东,并是乐视系多家公司的债权人。网易财经曾就此报道称,这笔融资或许主要是债转股。

致命的战略失误

  周峰是易到某部门中层管理人员。在今年 4 月下旬,他参与了一次易到内部较高级别的会议。周峰记得很清楚,易到董事长何毅曾在这次会议上直言不讳地谈到,“彭钢最大的错误,就是在公司订单量最高的时候,没有进行融资。”

  彼时,易到刚刚完成新一轮的人员交替:何毅继续担任易到董事长,原易到总裁彭钢出任 CEO,而距离易到创始人周航发出那封引起轩然大波的“乐视挪用易到 13 亿资金”公开信,也仅仅过去不到一周。

  何毅所说的“订单量最高的时候”,和 2016 年 6 月 21 日周航宣布的“日完成订单突破百万”不谋而合。

  在那场发布会上,周航在 PPT 中用“起死回生”形容当下的易到——从低谷时的日订单两万到高峰时的百万,乐视主导的大规模充返(尽管这种方式遭到业界质疑)成就了“日订单百万”的业绩。

历经诡异与离奇,易到员工的“最后时刻”

  2016 年 6 月 21 日,周航在一次发布会上宣布易到日完成订单突破百万,但那也是周航最后一次为易到公开站台

  这也是周航最后一次为易到在公开场合站台。

  根据周航的公开信,他本人在去年 6 月完成易到的法人变更后,已淡出管理层,彭钢成为易到实际的掌控人。而在去年 5 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彭钢曾这样规划易到用车的“三步棋”:冲规模、融资、上新三板。

  出身乐视控股 CMO 的彭钢,急于将乐视在电视等终端“烧钱补贴冲规模”的打法复制到易到用车体系中,尽管在短时间里积累起大量用户,并募集到近 60 亿的充值金额。但在一定程度上,这也影响到管理层对易到融资计划的推进与判断。

  “彭钢和乐视都太过自信了。”周峰对钛媒体记者说。

  错过了融资时机,补贴充返这把双刃剑的另一面开始显现,直接使易到陷入危机,再加上母公司乐视逐渐陷入困境,易到也面临资金短缺的难题。从去年年末开始,供应商追讨欠款、司机无法提现等新闻逐渐曝出。

  周峰至今还记得,在今年 4 月第一次爆发司机因无法提现围堵公司后,易到后台的数据显示,单日订单从往常的日均 10 万锐减至不到 5 万。

  不能提现,司机就缺乏接单的动力;已经充值的乘客打不到车,在社交平台骂声一片,这就形成了恶性循环。即使充返还在不断进行,但活跃度与新增用户不断下滑,这直接导致易到在产品、运营岗位的员工开始大批离职,当中也包括周峰。

  “很多员工背着订单、新增用户、留存度的 KPI,但运营已经完全失效了,产品也没有新的需求,很多人都很闲,又完不成考核,只能离开。”周峰对钛媒体记者说。

  易到新任管理层的第二次重大战略失误,发生在半年之后。

  周峰向钛媒体回忆,易到在资金紧迫的危急阶段,在产品规划上也乱了阵脚,接连做出反常决策。

  2017 年春节过后,彭钢在财务部门的要求下提出“账户拆分”计划,即乘客之前的充值返现金额,将按照一定的比例分为“本金”和“优惠金”。其中,本金为用户充值的金额,优惠金则是易到每次充返活动时赠送的额度,而在账户拆分之后,乘客在用车时将优先使用本金,优惠金只能按比例折算进打车费用,同时,优惠金还被设有使用期限,过期将全部作废。

  执行这一决策的易到产品团队心里十分清楚,“账户拆分”意味着逼迫用户快速消耗本金,而之前的充返也将变成一场谎言,这无疑会大大伤害用户的体验。

  根据周峰的说法,该提案也遭遇了全公司的一致反对,但彭刚仍坚持执行。

  由于账户拆分涉及到产品结构多个体系,从今年 2 月开始,易到的前、中、后台的产品、运营、技术超过百余人,都投入进“账户拆分”项目中。“这个项目在当时的优先级很高。”周峰说。

  然而,两个月之后,随着司机提现风波愈演愈烈,易到的品牌陷入空前的信用危机,无奈之下,彭钢只能暂缓“账户拆分”。

  周峰认为,在年后最关键的资金周转时期,管理层没有去解决资金问题,反而在运营层面再次出现失误。周峰向钛媒体记者感慨,“两个月间,团队做了无用功,极大挫伤了团队的士气。”

消失的三封邮件

  来易到工作之前,田原经历过三家互联网公司,她在采访中多次使用“离奇”来形容自己在易到的工作经历。

  “我来公司半年,领导层已经撤回过三封邮件。”这让田原印象深刻。从去年年末至今,易到的企业邮箱多次被盗,钉钉大群也不时出现员工与管理层激烈的对峙,但最后均以涉事员工被开除、邮件被删为结果。

第一封被管理层删除的邮件,来自易到技术测试岗位的一名员工。

  去年 10 月,也就是滴滴宣布收购 Uber 后的两个月,易到以最低高于市场价两倍的薪酬挖进大量前 Uber 员工担任用户运营、策略运营、测试、大数据等职位。这部分人颇得彭钢信任,前文中提到的“账户拆分”,也是由 Uber 过来的一位运营总监负责执行。

  可让易到员工颇为不满的是,这些前 Uber 员工身上残留的“天生骄傲”气质,与现有的易到团队格格不入。

  “口才很好,说话中英文夹杂,觉得自己都是对的,但也没做出什么。”田原回忆道。又因为 Uber 员工几乎都是一个团队过来,所以每到一个部门,就会试着把原岗位的同事挤走。

  其中一位测试岗位的员工就沦为被 Uber 军团排挤的对象。根据田原回忆,这名员工在被 Uber 来的新任领导约谈后,以“能力不匹配”为由劝退,公司也没有提供任何的离职补偿。该员工在离职的最后一天给全公司发出邮件,控诉上司的违规举动与公司的非人道作为,但这封邮件很快被管理层发现,随即被撤回。

而第二、三封邮件,均出自易到的行政人事部门。

  其中一封邮件已被大量媒体转载,那是在 5 月 12 日,一封题为《关于易到乐视的一些看法》的邮件在早间经由人力资源部发送给全体员工,内容包括:目前全国等待提现的易到司机有 115 万人、待提现资金超过 3 亿;易到 6 月 15 日即将搬家,原因是“连房租都付不起了”,而搬家目的也是“变相裁员”。

历经诡异与离奇,易到员工的“最后时刻”

  5 月 12 日,一封题为《关于易到乐视的一些看法》的邮件被广为流传,随后易到发出公告,表示 HR 邮箱被冒用。

  虽然易到官方在当天下午就做出辟谣公告,表示 HR 邮箱被冒用,这封邮件也同样被撤回。但田原告诉钛媒体记者,邮件中的多项数据,以及公司搬家后大量员工离职均为事实,而“人力资源部”的邮箱账号之后也被证明是一位离职的 HR 员工泄露,负责与其对接的一位人力资源高级经理和两名人力资源专员,也因此事被立即开除。

  同样的乌龙在一个月后持续上演,6 月 19 日下午五点,分管易到人力资源的副总裁马冬给全体员工发出邮件,声明:因“本月 9 号在钉钉禁言”给大家道歉,同时将在 7 月 10 号为大家发放拖欠的 2016 下半年绩效工资。

  就在不少员工为这难得的好消息稍稍感到振奋之后,晚上八点,易到行政部门再次发出邮件,表示马冬的个人企业邮箱被盗,之前承诺的业绩发放也被再次搁浅。

历经诡异与离奇,易到员工的“最后时刻”

  6 月 19 日,易到分管人力资源的副总裁马冬的企业邮箱再次被盗,其给公司员工发送的邮件中称“会发放此前拖欠的 2016 年下半年绩效公司”。

  在与钛媒体记者的采访中,几位易到员工均表示,相较于公司在资金链的“外患”,管理层在面对员工时的缺乏沟通与强硬手段,让“内忧”如滚雪球般成为易到的又一个难题。在这三封无效邮件之后,不论是老易到人还是后期加入的新员工,都对这家曾怀有“改变出行方式”使命的公司失去信心。

  “5 月底公司的钉钉大群还有超过 700 人。”田原对钛媒体记者说到,她向记者展示现在易到的钉钉大群,员工总数已减少至 606 人。

失语的管理层

  “我觉得周航的情怀太大了,但彭钢是没有情怀。”这是王东的评价。

  王东认为,彭钢应该对管理层与员工之间僵持的关系负主要责任。“哪怕我们说乐视的生态化反、PPT 造车,贾跃亭在乐视还是有一套文化的,只是不健康而已。但彭钢让易到成为了一家没有企业文化的公司。”

  在王东看来,周航时期的易到虽然“小而美”,但极具朝气;彭钢追求短期获得规模上的成功,但只是揠苗助长的表象,不论是资金流转还是产品形态,彭钢以及背后的乐视系并没有为易到考虑太多。

  在钛媒体记者采访中,易到员工不约而同地表示,他们最为不满的是对公司及管理层的“失语”。

  “我们在面对什么?即将要发生什么?我们该怎么做?公司从年后开始就人心动荡,但没有人站出来安抚过大家。”周峰对钛媒体记者表示。

  周峰这样评价他们的现任 CEO,“我们听不到他的声音。”

  还有易到员工告诉钛媒体,彭钢过于强势的管理风格、“一拍脑袋”做决策的内部沟通方式,让他很难在原易到团队中获得信任。此外,彭钢在管理风格上的“过细”也被不少员工诟病。

  “也许他(彭钢)也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是对的,或者也是被迫的。”田原向钛媒体说。她并不愿对彭钢全盘否定,虽然她几乎记不清自己是否在公司见过彭钢本人。但在同事之间的碎语中,田原也听闻过,这位 CEO 似乎已经将自己的房产抵押进银行换取贷款。

  田原还记得她最后一次看到“航叔”——在采访全程,田原始终称周航为“航叔”——那是在易到 2016 年年会上,周航难得出现在员工面前。“航叔说形势有一点危急,鼓励大家坚持过去,还给大家敬了酒。”

  如今的易到,已经永远失去了灵魂人物航叔;这家公司,也与周航设想中的“易到”相距甚远。

历经诡异与离奇,易到员工的“最后时刻”

从左至右:易到 CEO 彭钢、易到创始人周航、(前)易到投融资副总裁孙可

  随着易到新一轮资本方浮出水面,多名员工对钛媒体记者证实,易到也将效仿此前乐视体育拿到新一轮融资后搬至宁波的举动,在 7 月 10 号即将再次从酒仙桥乐视汽车办公楼搬回原先办公的中关村教育大厦。

  这也意味着易到将开始迈出脱离乐视体系的第一步。

历经诡异与离奇,易到员工的“最后时刻”

  6 月 30 日,在两次延期后,易到终于如约开放提现,一位易到司机迅速从余额中提出一万元,平台显示提现成功

  6 月 30 日提现开放的当天,钛媒体记者在一辆易到专车上见证了司机师傅从易到账户提出 10000 元人民币的时刻。

  这一天,是多数易到员工眼中危急解除的日子,这些还未离开的人们对于公司前景依然有所期待。然而,在资本层面乃至运营层面,易到深陷的信任危机就真的解除了吗?

  易到这一轮看着诡异的“融资”,到底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现金注入?新入主易到的蓝巨资本,作为一家私募基金能为易到带来什么?关于易到的危机,也许还远未落幕。而这些员工们,仍在面临艰难抉择。

《历经诡异与离奇,易到员工的“最后时刻” | 钛度特写》 转载于: 钛媒体
(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master@tenda.cn,非原创 图片与文章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声明:网站发表/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